[转] Kony 2012:这场实验玩了不止 27 分钟


原帖地址: http://www.ifanr.com/78476

 

Kony-2012-Celebrity-Support

当你在社交网络上看到这幅海报的时候,千万别以为共和党又杀出来一个名叫 Kony 的候选人来和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圈地盘了。

不过你又必须得承认的是,这幅海报的出现的确抢了不少“超级星期二”的风头。上周,除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以及苹果公司的新款 iPad 发布会,在美国人口中议论最多的话题,当属这场被称作“Kony 2012”的网络运动了——事实上,“Kony 2012”或许更值得被网民关注,因为前两者都明显缺乏悬念。

一切都源于下面这段名为《Kony 2012》的 30 分钟纪录片。它由美国民间的非盈利机构 Invisible Children, Inc. 的创始人之一 Jason Russell 拍摄并叙述,其主旨和逻辑几乎可以被用几句话概括出来:

Joseph Kony 是乌干达游击队和圣主抵抗军(LRA)的首领,他犯下了非常多的反人权罪行,位列国际刑事法院(ICC)起诉名单的首位。为了在 2012 年实现乌干达政府军逮捕 Kony 的目标,我们要通过互联网的力量使他本人在美国家喻户晓。人们一旦产生了广泛的诉求,美国政府就不会停止对乌干达政府军的技术援助,而乌干达政府也就能将 这个暴徒绳之以法。

手机用户点此

目前该视频在 YouTube 上的点击量已经接近 8000 万次,名为“#stopkony”的标签很快成为了 Twitter 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然而就在该视频发布的一天之后,YouTube 上就立刻出现了一个名为《Kony 2012 带有误导性》的原创视频。录制该视频的黑人姑娘自称是 100% 的乌干达血统,她结合自己在乌干达的亲身感受简明扼要地指出了《Kony 2012》纪录片中几处描述失实和值得质疑的地方:

  • 现在在乌干达境内肆虐的恐怖组织其实是“基地”组织(al-Qaeda),而非由 Joseph Kony 所领导的圣主抵抗军(LRA);
  • Joseph Kony 所领导的圣主抵抗军(LRA)目前正位于刚果、苏丹等国境内,并非影片中所谓的乌干达。而圣主抵抗军(LRA)在乌干达境内所犯下的罪行,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
  • 作为一个非盈利机构,Invisible Children, Inc. 每年能创造超过 1300 万美元的收入,但其获得的捐助中仅有 31% 被用于了改善乌干达的事务当中。

手机用户点此

这个乌干达姑娘的种种观点并不一定都是正确的,但至少她有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

“或许我们并不应该仅仅基于一个 YouTube 视频就如此简单地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无独有偶。虽然 Joseph Kony 的确是被世界公认的反人类罪犯,但英美许多大报仍然尖锐地指出了“Kony 2012”这场网络运动中诸多并不合理的地方。其中,以拥护新媒体变革而著称的《卫报》特别开设了名为《Kony 2012:事情的真相是什么?》的新闻网页, 在对这场所谓“好莱坞式风格”的网络运动深入报道的同时也对更多幕后消息的披露进行了实时更新。在该网页的时间轴中,人们逐渐看到了 Invisible Children, Inc. 以及影片导演 Jason Russell 在纪录片中未予展示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那些媒体工作者的眼里,《Kony 2012》所引发的社会争议如下:

  • 为何该片呼吁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解决 Kony 问题,而不是将此问题更为直接地诉诸非洲国家领导人;
  • 为何乌干达政府本身的人权状况堪忧,而该片却对此只字不提;
  • 既然 Joseph Kony 已经有长达六年多的时间不在乌干达境内活动了,那么该片呼吁美国政府维持对乌干达政府军的技术援助的做法是否还仍具有其合理性。

此外,一幅由美联社记者 Glenna Gordon 在 2008 年拍下的描绘 Jason Russell(左一)以及其他两位 Invisible Children, Inc. 的创始人在苏丹、刚果边境处摆弄枪械的新闻照片尤其引人反感。照片中的 Jason Russell 似乎与他自己在纪录片中所营造出来的慈父形象判若两人。

Bobby-Bailey-Laren-Poole--007

Invisible Children, Inc. 随即做出了官方回应,称当时三人正处于目睹 Joseph Kony 参与一场和谈的路上,是出于开玩笑的态度才拍下了这张照片。然而正如 Jason Russell 的纪录片所揭示的道理那样,往往人们对于一件事物的第一印象,无论是怜悯还是厌恶、博爱还是暴力,总是深刻持久的。

另外根据《每日电讯报》的报道,《Kony 2012》在乌干达国内甚至引发了从民间至官方日渐增长的愤怒情绪,记者在报道中援引了乌干达政府发言人 Fred Opolot 的原话:“(影片)暗示战火仍在乌干达国内蔓延的做法是彻底具有误导性的。”

最据讽刺意味的是,那些在《Kony 2012》纪录片的描述中饱受 Joseph Kony 所领导的圣主抵抗军(LRA)摧残的乌干达北部平民在观影后所表现出来的广泛立场,更是给 Jason Russell 以及他的纪录片制作团队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卫报》记者最近在报道中向我们描述了这样一幅生动的画面:

Residents-watch-the-premi-007

“在村子的一片空地上,一块白幕由几根金属杆子撑起,就被改造成了电影银幕,上面播放着的正是这部《Kony 2012》。观众的反应先是困惑,继而气愤,最后演变成了伴随着石块和混战的盛怒之势,把观影组织方都给吓得迅速开溜。”

除了传统媒体的报道和评论之外,有普通网民也自发建立了一个 Tumblr 页面,将民间对于“Kony 2012”网络运动的质疑声音集结起来。公众的议论声中甚至也开始包括一些阴谋论的影子:

3275461_460s

(“我们在乌干达发现了石油……逮住 Kony!”)

导演 Jason Russell 在影片的开头说道:“接下来的 27 分钟是一个实验,但为了让这个实验成功,你必须认真倾听。”他并没有明确说明这项实验到底是关于什么的,但它得出的结论无疑是显而易见的:

人类是多么地易于煽动。

看看这部影片在短短一周之内所取得的骄人影响力吧。在一些专业人士对视频发出质疑之前,《Kony 2012》在 YouTube 页面获得的留言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我流泪了”和“逮住 Kony”。从商业角度来看,恰当的时长、精良的制作、以人性的主题呼吁广泛的同情,这些元素的掺杂运用所触发的强大化学反应给所有的病毒视频制作者都指 出了一条明路。再加上导演拿自己孩子成长的优越环境与乌干达男孩 Jacob 的悲惨境遇形成鲜明反差的聪明手法,这无疑会令天底下的父母为之动容。

不过感动之余,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你在“Kony 2012”这场网络运动中到底都能做些什么。以下几个步骤供你参考:

  • 第一步:在 YouTube 上观看一个 30 分钟的视频短片,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行动主义分子;

tumblr_m0khv1kSfz1qclkaio1_500

  • 第二步:登录官方网站, 署名支持“Kony 2012”网络运动;
  • 第三步:通过官方网站给 Invisible Children, Inc. 设立的行动团体 TRI 捐献几十美元,“免费”得到一个“行动套装(Action Kit)”,其中包括若干传单、几枚徽章、一摞贴纸和两个手链;

其实这些事情对你来说已经驾轻就熟了:几星期前,你就曾在 Google 等网站的“反对 SOPA 法案”页面上义愤填膺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尽管“SOPA 法案”这个新名词你也是前一天才听说的;几个月前,你也曾买过 Lady Gaga 为了援助灾后日本而亲自设计的白色手环,只不过收到信用卡账单的时候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多付那几美元的运费和税

  • 第四步:在官方网站提供的直接渠道中给诸如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和潘基文(Ban Ki-moon)这样的意见领袖写信请愿,强烈要求将 Joseph Kony 绳之以法。

你所以为的是,出现在这张由 Invisible Children, Inc. 列出的“20 位艺术创造者”和“12 位政策制定者”的名单上的名人,他们都是“Kony 2012”网络行动的坚定支持者。你所不知道的是,事实上这些人都没有明确地表示过对“Kony 2012”这场网络运动本身的支持。当看到这些显赫的名字出现在“Kony 2012”的官方主页上的时候,为那些名人管理社交网络账号的公关团队,没准也曾为“到底该挑那一边”的问题而犯过难。

其次,Jason Russell 在《Kony 2012》纪录片中还引用了一段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呼吁将罪恶暴露在阳光之下的采访记录,不过他没有告诉你的是,这番言论其实是针对苏丹共和国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发出的,并非 Joseph Kony。

culture-policymakers

终于,你盼来了整场网络运动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天:当 2012 年 4 月 20 日的夜幕降临的时候,你会戴上血红色的面罩加入熙熙攘攘的人潮。第二天日出之后,人们将在惊叹声中醒来,发现他们周围的世界已经被印着“Kony 2012”字样的猩红色海报所占满。每张海报上与 Joseph Kony 平起平坐的,还有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以及跨入千禧年后给美国人带来最大痛苦的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而直到这个时候,忙碌了一夜的青年便会在大街小巷上欢庆他们的胜利,脑海里仍回响着纪录片中 Flux Pavilion 的那句歌词——“I can’t stop(我停不下来了).

是的,我想说明的道理是,我们高估了互联网的力量。互联网无疑可以供人宣泄正义感,但光凭互联网本身是实现不了正义的。

想想去年的这个时候——当你在 Twitter 的时间线上看到瓦伊尔·高尼姆(Wael Ghonim)宣告其获释消息的时候,当你从 YouTube 的窗口目睹穆罕默德·埃尔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登台振臂一呼的时候,抑或是当你在 CNN 的 Facebook 主页上看到数万名抗议者涌入开罗的解放广场的时候,是不是有那么几瞬间你以为自己也成为了推倒穆巴拉克政权的一员了?

然而你未曾知道的是,在 2011 年初的埃及革命行动里,已经有超过 2000 名警察、示威者流血甚至送命。推动历史进程的应该是这些人,而非千千万万坐在液晶显示器前面的看客。这些人所做的事情,或许不只是如同在一段视频或是一篇 报道的旁边点击一个“Like”或是“+1”那般简单。

所以,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解释《Kony 2012》整个事件的始末,我想会是:传播本身只是一种手段而非目的,但当传播实现不了它的目的的时候,传播本身也就成为了一种目的。

导演 Jason Russell 在影片的最后几分钟向我们描述了这样的一幅愿景:“往往决定都是由拥有财富和权威的少数人做出的,这些人支配着政府的优先权以及媒体的风向标。他们决定了 公民的生活和机遇,但是现在,有一股更强大的力量,那就是世界上的人们看到了彼此,保护着彼此。这将把整个(权力)系统颠倒过来,由此改变一些。”不过, 当你想到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目前境遇的时候,似乎视频中的美好愿景,还只能算是一种愿景。

早在 1938 年的时候,当时著名的新闻主持人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就根据科幻小说家乔治·威尔斯(George Wells)的《世界大战》改编出了同名的广播剧,在广播节目中不遗余力地描绘火星人入侵地球的景象,配合逼真的声效和情节的渲染,最终在美国国内引发了 全国性的大恐慌。据普林斯顿大学的事后调查,当时整个国家约有 170 万人误认为该广播剧就是新闻节目,约有 120 万人产生了严重的恐慌情绪,准备举家逃亡。反观 2012 年初春的这场名为“Kony 2012”的网络运动,我们也是毫无防备地就被动接受了一部纪实作品所描绘的一切,只不过这一次情节的核心,从一群你从未听说过的火星人,换成了一个你先 前知之甚少甚至从未听说过的国家——乌干达。

互联网无疑具有绝对的号召力,但其形成的人际关系其实是一种“弱联系”——缺乏组织性,立场易于动摇。人们往往容易因为相同的目的和诉求而集结在一 起,与此同时更容易因为意见的相左而分崩离析。《Kony 2012》纪录片中还有这么一句话:“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将改变人类历史的轨迹。”目前关于这场网络运动的争论正在愈演愈烈,正方反方各执一词,谁都不 知道它最终将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但唯一一点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就算“让 Kony 出名“这样的目标最终得到实现,“Kony 2012”网络运动也绝不会改变人类历史的轨迹。原因很简单:明年的这个时候,说不定互联网上就会有一场名为“Tony 2013”的指向另一个“老大哥(Big Brother)”的网络运动将其代替了——如果 2013 年真的能到来的话。

你也是从社交网络上第一次听说那些有关世界末日的玛雅预言的,不是吗。

本文题图来自“Kony 2012”网络运动的官方网站

Advertisements
By Ctrl | Alt | Del Posted in Stories Tagg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